攻略详情

《迷城国度》剧情流程攻略

作者:谢前聪2013-05-30 : 09:11:53

  【序幕】 奇城隐现心不安

  真是个笨拙的人!我不禁渐渐烦躁起来。可是后来,他却这样对我说:

  “这条路,我必须走下去;这条路,是我唯一可选择的生存之道。”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感觉这话让人哑然失笑,因为当时的我对他还是一无所知……

  ——摘自シャーロット ·L ·ウェルズ著 《最後の騮士》

  “雾好大啊。”シャル不禁感慨道。

  从オールスト的渔村出发已经过了好一段时间了,但四周除了雾蒙蒙的湖面,还是什么也看不见。看到自己的伙伴仍然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シャル开始和船夫ネッド搭起话来。听船夫介绍,他们要到达的目的地——ハーレック島是个小岛,但岛的四周却到处是一些古时遗迹,十分神秘。

  看到伙伴开始侧着耳朵听,シャル很是高兴;可船夫话锋一转,打听起两人的身世来:

  “不过没想到,小姐这么年轻就是国立研究所的研究员了呢。”

  听到船夫夸赞自己,シャル难为情的侧头轻轻一笑。

  “而你呢小伙子,这一身装束,莫非是骑士吗?是给这位小姐当护卫的吧?”

  顿时,骑士本已微微闪光的眼神马上黯淡了下去。

  シャル忙接过话头:“对啊,他可是北海骑士团的骑士呢,和我一样是孤儿院出身。”

  “北海骑士团啊,听说入团的考验可是要打倒一头狮子吧,了不起啊……可后来骑士团却被ゾルティアス宰相给解散了,转而实行佣兵制,真不知他怎么想的……”

  说话间,雾忽然浓了起来,シャル涨红了小脸:“难道是……”

  “对,认真看好哦,那就是你们此行的目的地——奇岩城!”

  【第一章】 惫怠之身复重创

  仔细想来,全部是由那个事件所引起的。骑士战争之后的三年——在孤儿院一直被当作兄长敬仰的他,突然迷失了方向。不忍再看他是那副模样的我,邀约他和我开始了这次旅行。

  奇岩城虽然是看到了,但却只是一道幻影,两人带着有些失望的心情到达了ハーレック島。

  找好了旅馆,安顿了行李,骑士认真地整了整自己的装备,开始了漫长的探索之旅。

  根据シャル的建议,骑士先对小岛上的遗迹传承开始了调查。打听后,大致得知了最近在岛北边的クローヴァー遺踖有一个男子旅客被杀害了,为了避免再出意外,暂时不准外出,兴味索然的骑士信步走进了道具屋,看到一个短发女子正在和卖道具的小哥スペンス谈话。

  原来这女子找到了一张卡片,不知做什么用,正请教スペンス呢。スペンス告诉她:这是寄宿着精灵的卡片,叫做ガーディアン。在这个地方都有着这么一个风俗,当孩子出生的时候,慈爱的母亲们都会把孩子抱到精灵堂接受洗礼,让ガーディアン附进孩子的体内。而不同ガーディアン会给孩子带来相应方面的能力辅助提高。女子听了很是失望:原来是出生时才能用的卡片啊……那对我就是无用的东西拉。骑士听了也不以为意,上前和スペンス搭上了话,热心的スペンス说到由于附近旅客遇害,所以把东侧的遗迹入口给锁上了,钥匙就在精灵堂的リーゼロット那里;骑士马上赶往精灵堂,刚好赶上一个洗礼正在进行中。

  完毕后,骑士走上前和刚才为孩子宿灵的精灵堂主人——リーゼロット打了招呼。一听骑士是来打探奇岩城的,リーゼロット微微皱眉,但还是把钥匙交给了骑士,并告知遗迹中有怪物出没,要小心。

  拿到了钥匙,骑士来到村子的东边,开启了那道禁闭的门。

  由于路线很单一,这里就不做详述了。遗迹里有三种怪物,都比较好对付,只不过当来到深处一点的地方时(图),会遇到一群小怪的两次群攻,多多应用现有的“突き”和ニードル(魔法箭矢)技能,先把会放火球的小妖打倒,其他的就可以和他们慢慢磨了~

  打倒了一群小妖后,骑士来到了遗迹的最深处,里面有两个宝箱,一个放有一块《白羊の石板》、而另一个箱子里居然是一个金光闪闪的王冠!收好自己的战利品,骑士一转身,只见一个蓄着胡须的剑士缓缓正走到自己跟前。

  他似乎对骑士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并直言要求把王冠交给他。

  骑士缓缓摇了摇头。他有骑士要维护的尊严。

  “是吗?那我就只好硬夺了!”

  此战不会取胜。这个剑士攻击力很强,还会放月牙波。不一会,优劣已分。

  “你的眼中充满着恐惧……不,应该是迷茫。像这样鲁钝的剑是不可能伤到我的!”剑士提升着力量,“……就让你带着骑士的荣耀死去吧!”

  强大的一击,骑士终于倒地了。

  “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究其量不过如此吧,……真是让人失望。”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了一个少女的哭声……是シャル。

  “好过分、太过分了!到底是谁……”

  “嘘……静一静……シャル小姐,会扰乱我施术的。”

  “对、对不起。”

  刚才的声音又是谁……?

  “……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难道又是在クローヴァー遺踖杀害旅行者的那个剑士干的吗?”

  “现在还什么都不能说……由伤口判断,对方是有相当本领的人,如果再晚运来一刻,恐怕连性命也难以保住……”

  骑士终于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石桌上,右边站着的シャル正关切的盯着自己,而左边的リーゼロット正在为自己施术。

  原来自己被剑士击倒后,被赶来搜寻的村民们找到,连忙把自己送到了精灵堂施救,看样子自己是受了不小的创伤,而接下来リーゼロット所说的话更彻底击碎了骑士的心底防线。

  “骑士殿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要说是挥剑,连自如地移动都很困难……若勉强为之,只怕又会面临死去的危险。”

  “不能挥剑……不能挥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还怎么实现兄弟们的愿望!?……ファーニバル伯爵啊,我该怎么办啊……”

  “对不起……我本是想让你打起精神来,才邀你一起旅行的,没想到会……”

  对于シャル的哽咽,骑士似乎没有听见……他确实被击溃了。

  “……方法不是没有。”リーゼロット开口了,“你们是为了探索奇岩城而来的吧,那么应该听说过圣剑的传说吧:它眩目的光芒可以掩盖过数百柄火炬的光亮……带来的是胜利和荣光……它拥有足以守护主人的光环,和斩劈邪龙的强大力量。”

  骑士知道了,リーゼロット是要自己去拿到这把圣剑,从而可以延续自己的生命。

  “骑士殿下啊,现在我将把ガーディアン附入你的体内,有了ガーディアン的帮助,你就可以暂时如前一样自由行动了。”

  “可是,ガーディアン不是只有出生时才……”シャル有了疑问。

  “不错,ガーディアン只有在人出身时才能够寄宿进人的体内,然而骑士殿下是在本已窥到死亡的深渊的情况下,奇迹般地生还的。这由死到生,由无到有的过程,与人的出世可说是差相仿佛……死和生,一般被人们看作是对立的两面,其实它们可是最近的姻亲。”

  “那、那么说……”

  “恩,现在的骑士殿下,应该能够为ガーディアン所接受的。……骑士殿下啊,只要您能拿到圣剑,我——リーゼロット会为您提供最大的帮助!”

  “这、这样的话,拜托了!只有这样你才能……阿……?”シャル本已开始红润的脸蛋,一看到骑士的神情,不禁又失去了颜色。

  骑士还是木然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为之所动。

  “骑士殿下啊,也许是我多嘴,但请您听一听我的话:您在这个时代活得很辛苦吧,但是,我不认为你会再继续苦恼下去了……因为您是一位很认真生活的人,比起自己的事,您肩上还负着更为沉重的使命……对,在这个时代,作为一名骑士生存下去的使命。”

  骑士惊异的转头望着她,

  “您纯洁透明的灵魂,这样告诉我……然而,在这个时代,怎样作为一名骑士继续生存下去,这个答案您必须自己找出来;如果这个答案找不到的话,那一切也就都结束了;……去找回您作为骑士的荣耀吧,这也是为了报答托付使命于您的人。”

  骑士豁然醒悟,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异常坚定,他向リーゼロット投与了肯定的目光。

  “这个没有丝毫阴霾的表情……您下定决心了呢……好,现在以我祭司リーゼ之名,正式进行洗礼、以及降灵之仪式!……シャル小姐,请你来帮帮忙。”

  “是、是!”

  就这样,第一张卡片<シルフィーユ>(最大hp上升)附入了骑士体内。之后,リーゼロット又告诉了骑士一点:由于他经常背负着死亡的危险,所以寄宿在身上的精灵会产生畏惧,变得容易剥落;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不同的ガーディアン能够附着在身上。

  【第二章】 贤士初醒何茫然

  当还是幼儿的时候,他的父母就被战争夺去了生命。长大后的他,暗暗发誓要构建一个更好时代、于是他成为了一名骑士,而且,还遇到了唯一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这就是——

  北海骑士团年轻的英明领袖、ファーニバル伯爵——

  对于他来说,ファーニバル伯爵既是自己认可的长官,也是最好的朋友。

  高洁的人品、磊落的做事风格是ファーニバル伯爵的代名词,众多怀有理想的年轻骑士都聚集到了他的身边。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北海骑士团,也无法和时代的激流抗争,由宰相ゾルディアス发起的战争中,北海骑士团覆灭了。

  他本打算挥剑和ファーニバル伯爵并肩作战到最后,可是,被ファーニバル伯爵拒绝了。

  “我和全部骑士的意志以后都托付在你身上了。”这是ファーニバル伯爵作为朋友死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伯爵是要让他为了证明骑士的存在,为了自己到了半途无法完成的梦想,而在新的时代里生存下去——

  当他有了知觉时,发现自己已经在一叶小舟之上,随浪颠簸……

  回到了旅馆,シャル提到了骑士找到的那块《白羊の石板》,上面雕刻的文字是记载关于古代“ザナドゥ王国”的神圣文字,シャル的才能派上用场了,看来只要花些时间,她都可以把这些文字翻译出来。这块石板上的意思大致如下:

  《歴史を継ぐ者よ》

  由先祖クーブラ カーン所创建的国土——ザナドゥ王国,美丽而繁华,被人们称作“桃源郷”。然而,只要有光明,黑暗也会同时存在——那就是曾两度让ザナドゥ陷入可怕深渊的魔王——ガルシス。ガルシス招来了无数魔物,对ザナドゥ进行着无尽的蹂躏。在这两次劫难中,有两位英雄拯救了祖国,一位是在ジュリデン国王和星光的引导下,手持圣剑打败了魔王的第一次来袭的勇士;另一位是同样手持圣剑,击退魔王再次来袭的美丽而勇敢的公主。

  シャル由此推断这附近的遗迹很可能就是ザナドゥ王国遗留下来的。听完シャル的解释,

  骑士正式出发了。出城后,在第一个分叉口往右走,发现一个八卦状的建筑,

  暂时不管它,继续前进,看到了曾在道具屋遇见的短发女子,正站在石头上专心研究怎么把面前的石像搬回去卖钱呢~

  这时,骑士不小心发出了声响。

  “谁?”这一转头,脚下浮空,“呀~~~~~~!!”

  “痛痛痛哦~……喂!你不要那么突然钻出来吓人好不好……哦?这身装束……你是骑士?好棒哦~……我吗?我的名字叫アニエス,是专门猎宝的盗贼拉……喂喂,你那是啥眼神啊?难道世上个个都能象你一样成为优秀的骑士啊?这本来就不可能嘛……”絮絮叨叨,アニエス终于问到了正题,“那么,优秀的骑士先生来这儿做什么呢?”

  骑士告诉她,是在找寻奇岩城。

  “奇岩城??不是开玩笑吧,只靠剑术本领是根本不可能进入那个城的。这个岛上的遗迹有些地方可是连我都进不去的呢……对了,刚才在前面遇到的那种有圆孔的门就很麻烦,到底要怎么打开呢……”

  对面前开始自言自语的アニエス,骑士也不再打扰,走了出来。

  一直往左走,在路上发现了有一个被大石挡住的洞口,但大石无法挪开,只好先放弃了。

  继续走,终于也看到了那道有圆孔的门,果然是打不开,这时,女盗アニエス来了。

  “喂喂,往旁边儿让让行不?”

  看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骑士只有避其锋芒,忙往旁边一让。

  “哼哼~~~如果我的判断正确的话……”

  アニエス把手中的圆盘往孔里一放,一道光芒闪过,石门裂了。

  “果然,这圆盘就是石门的钥匙呢……有石门,又有机关,这岛果然不好相与呢……怪物也都不弱,如果不考虑在必要时回城的话可就麻烦了……喂,你如果想进去的话就进去好了,不过劝你还是暂时别进去的好——我的感觉是这样告诉我的。”

  看她一副郑重的样子,骑士听从了她的劝告。(里面有一只小boss,此时级数还不够,先去打打怪升升级吧~)

  另外,从该女子处可以买到一把削骨刀,用处是可以把一跟骨头削成把钥匙,是很不错的东西。此外,也可向她买到骨头、回复药及能力药。所以以后见到她都和她对对话吧。

  往右走,把地图上的小怪都清光后,在上层会出现一个宝箱,兜一个圈子后可以拿到第二张卡片——ソーサリアン(增加魔法的威力)

  拿到卡片后一直往右走,路上会遇到一个雕象,靠近右键点击后可以使卡片升一级,这种石像以后也会遇到,留心注意。继续往右,会看到有两个木箱放在上层,暂时不管,继续往前,把箱子推到石板上,铁门开启,进去,可以拿到《昔日の古文书》,

  继续往前,途中会发现一块大石挡住一个洞口,但打不开。把木箱推下去压在石板上后就会发现,前边出现了个宝箱。打开一看,是第三张卡片——デモンカッツェ(增加魔法使用上限),

  之后,大家练练级、装备好了以后,就去打小boss吧~~~

  此小boss会使两招:吐出放射状的三团火焰,血被打到过半后离它远了就会用尾巴攻击两次,射程很远,需要小心。打倒后,出现一个宝箱,得到等级一的咒文书ファイヤ(火炎弹)

  “不错嘛,果然像个骑士呢~!” 骑士打倒了火龙后,アニエス不知何时从后面赶来了,“恩——好!我决定啦,就让你当我的搭档吧!你的剑技加上我灵敏的第六感,一定能成为最强的组合!…………干啥啊,摆一张这么露骨的苦脸,堂堂骑士这可是很不礼貌的哦……总之啊,就这样定下来了!你在前面用宝剑唰唰唰的开路,我会在后面紧紧跟着,这是多么完美的组合啊~~~……以后多多指教拉,我的好搭档~!”

  对アニエス的自作主张,骑士只有苦笑,不过对她感觉的准确,也是暗暗惊奇。

  打开门后,就开始了“千古の迷道”的冒险了。进去后,先进右边的门,看到水很深,而且可以看到两个宝箱,迅速冲下去打开宝箱后马上上来,是不会被淹死的。两个宝箱里分别是《双魚の石板》回城项链ムーンストーン(直接回城,可以使用无限次,但注意,是“有回无去”的哦,只有道具屋里卖的ブラックオニキス,才能做到“有去有回”~不过好贵,要500金币一颗)。

  往上走,打开右边的门,还是漫大水,只好回头;往上,还是打开右边的门,发现里边有两重箱,试了试推不动;中间一个宝箱,开之,拿到戒指ルビー(装备上后,可以推动重箱),装备上后,果然可以推动重箱了~把两个重箱都推到石板上后,发现前面的铁栅门自动打开了,

  先不忙进去,打开左边的门,进去把小怪清光后,一个宝箱出现了,开之,是把钥匙。往上走,来到一个圆形水潭,中间一个宝箱,上边一段断路,断处好象在闪光,看来有机关,暂时不管,打开宝箱,拿到了第四张卡片——ベラドーナ(可加大回复药剂的回复量)。

  沿原路返回,来到刚才推重箱的屋子,进去打开了的那道门,发现此处是第一水门,右边有是那种有石孔的门。而旁边的水深处可以看到一个宝箱,但无法过去,暂时放弃。

  往上,发现音乐停止了,看来boss有要来了,果然,第二个小boss——水母怪出现了。

  水母怪会用触须攻击,并带有毒性,而且会分两次身,一个母体分成三个,就是要小心不要给分身后的小水母逼到死角去了。

  打倒水母怪后,打开从它身上掉落的宝箱一看,居然是灵药エリクサー(死后可以回生一次)。

  进入右边台阶上的房间,原来圆盘钥匙放在这~回到第一水门,用圆盘打开右边的石门,进去后发现是第一水门的开关,上去拉动了把手。现在想来刚才“水满金山”的那两处应该可以通行了吧~首先来到上边点的那处,进入,发现有两宝箱,分别是《巨蟹の石板》和四百钱,另外,也发现这房间有闪光。

  往上,刚才可望不可及的宝箱总算到手了~里面是第五张卡片——デュランダル(可以加快武器熟练度的上升速度),

  好了东西拿完了,回头来到最先那到《双魚の石板》和项链的地方,水果然也退了,往里走,先一直往右,中间会看到一大堆木箱中间留了个空,唰刷几剑破坏后,露出了个宝箱,开之,拿到了火炎之剑(スキル:为武器附上火炎,并可以使骷髅不在复活),

  继续走,到底后看到两宝箱,分别是《憧憬の古文書》和《毒の指輪》(物理攻击时有一定几率向敌人施毒)。

  往回走,打开刚才分叉地的门。一直往下走,发现一台子上有两个象火炬的东西,装备上火炎魔法ファイヤ试着轰击,果然点着了,接着前面的门也随之开启。

  先不忙进去,往下走一看,有块大石挡住了门口;又往左边探探,还是有大石头,看来都暂时过不去,只好先放弃,

  进入刚才开启了的铁栅门,推箱子,出去一看,居然钻到外面来了,还是以前到不了的地方。先往下走,用前面的方法把火炬点着,木栅门打开了(以后可以往这里走便道了~)

  接着一直往上走,走过一段石阶后,又发现是那种闪光断路,下面有个装钱的宝箱,没法,开了宝箱就回头吧。

  接着往左边一面打妖一面前进,又看到了一处地方被大石挡住

  继续走,有了一个石像,卡片升级~,去瀑布后一探,拿到了《奇聞の古文書》;继续走到底,发现正中央又在闪光,暗记在心后,出来。

  这次往右走吧,突然发现了一尊石像立于正前方,这时,石像开始发光,居然变成了真人!——是一位老者。

  “这、这里是……”老人一脸茫然,“……好象是原来的地方没错,但怎么变得那么陈旧呢?”

  骑士很礼貌的上前问好。

  “小伙子,这里到底是……ハーレック島?,恩,真是奇哉怪也……你问我怎么了啊?我自己都迷糊着呢!”

  骑士不再打扰老人思索,径直往前而行。

  注意,这里有多只蛇皮怪在守门,小心应付吧。打完后门就会打开了。

  走道铁门处,发现有一个存档点,看来大boss就在前面了,作好准备在进去吧。

  此boss为一只树妖,有很多触手会砸向地面来攻击主角;在一定时候还会降下会四散开来的毒气弹。主要攻击对象为那只从大树嘴里伸出来的花藤,而四周的眼球状物体会为它补血。所以先把眼球灭了,再打花藤为好。攻击眼球时要等它张开来时再打,注意,有时眼球张开瞬间会放毒气,看准了上去猛击。

  几经周折,总算是灭了树妖,之后出现了两个箱子,一个王冠,还有一个铁拳ガントレット(装备上后可以破坏硬物)

  出来时发现门被大石头封了,正好,戴上铁拳试招吧~,“砰”的一声,石块果然应声而碎了。

  骑士往回穿过逶迤的狭路,刚走出门来。突然间,一个让骑士震怒而熟悉声音在前方响起

  “果然是你啊。”

  剑士和老人站在了骑士面前。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骑士马上做好了拼命一搏的准备!

  “这年轻人你认识?”老人转头问剑士。

  “和他算是有些奇缘吧。”剑士看着骑士,“骑士啊,我很惊奇你能够活下来……而且能够得到王冠的庇佑打败那个魔物,……你现在的眼中,似乎已经没有了迷茫呢!……好,有趣!那就让我再来试试你吧!”

  剑士一如既往的强悍,和他正面冲突相当不利,最好在他发招后,从他的侧面或背面给予重击。

  几个回合过后,剑士不禁对骑士的能力重新估价了。

  “哦~,仿佛是变了个人呢,竟能对曾经把自己逼到死亡边缘的敌人没有丝毫的畏惧……好,再来吧!就让我们做个了断吧!!”

  骑士豪气徒升,正要再上前拼斗,这时老人来劝架了。

  “好了好了,两人都停手吧……年轻人,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在让这家伙对你出手的。”

  剑士似乎有点犹豫,但还是遵从老人的话,收回了剑。

  骑士见对方收手,也暂时收剑以观情势。

  “大体情况我算明白了,对发生的种种事情我代他向你道歉……年轻人,现在你这身体是靠着ガーディアン的力量才能支撑的吧……果然是,但是啊,年轻人,只是这样的话,是不能长久的……除非你能拿到圣剑,靠圣剑的力量来治愈。”

  “拿到圣剑??这不是开玩……”剑士突然收口,“这……难道说……”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老人笑呵呵的道。

  剑士端详了骑士一会,终于说道:“……骑士啊,王冠可以暂时放在你身上,你走吧……但请你小心行事,如果你来挡住我们前进的道路,到那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看到剑士主动罢斗,骑士虽并不甘心,但鉴于目前自己和他还有差距,实在也不想和他动手,加之刚才老人那扑朔迷离的说话……骑士默然地离开了。

  【第三章】 机巧女子身为伴

  骑士有些郁闷地回到村子,看到シャル带着开心的笑容迎了上来。

  “啊,你回来了~~~”

  骑士把王冠拿了出来。シャル了看了后赞叹不已,也想起了之前那个剑士也是为了另一个王冠,最后重伤骑士后夺走了。看来这王冠和圣剑是有着什么关联呢。シャル接着把自己译好的石板拿给同伴看。

  (悲劇の名工):

  往昔,在ザナドゥ王国的地层下存在着宽阔的洞窟,以アフル为中心的河川之水源源流入其中,形成了一个大瀑布,景象壮观,是为“桃源郷”象征。先祖クーブラ カーン也曾来此瀑潭边游历过。但由于魔王ガルシス的到来,洞窟的形貌大变:在它魔力所及之地,河水干枯,奇岩隆出,后来竟至成了魔物们的栖息地。后来魔王收伏了ザナドゥ,终于把魔爪伸向了这里:为了迷惑自己的敌人,ガルシス要求ジュリデン国王把洞窟改造成一个迷宫;对人民心中的神圣之地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大家无不气得浑身发抖,但在魔王的积威之下,只能敢怒不敢言。

  对迷宫进行设计、建筑的就是被魔王掳走的名匠——ザイゼン。ザイゼン不仅在建筑方面有相当造诣,而且在日用品,兵器,医药学等等诸多方面都有着显著功绩。因他的药而使陷入千年沉睡之患的国王苏醒曾在当时传为佳话。于是,在举世无双的名匠的设计下,神圣的洞窟被改造成了守护魔王的坚固要塞,并在后来,成为了圣剑勇士前进路途中的巨大障碍。

  后来还传说ザイゼン为魔王打造了一座宫殿,但人们不仅没找到宫殿,其本身的存在与否都不得而知。

  ザイゼン到了最后也没再回到ザナドゥ,从此销声匿迹。人们在对他感到恐惧的同时,给他取了个外号——“魔匠”。

  (祝福されざるの花嫁)

  关于黑衣新娘的事情,当时的记录官有着详细的描述,以下引用自他的话:

  象今天这种不吉利的事情,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当日,本来是フローレット公主迎来16岁生日的可喜日子——然而就在生日庆典完毕,刚要举行巫女就任仪式的时候,事情发生了。

  一个身着黑色晚礼服的女子,悠然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当着众多重臣的面,该女子口吐桀骜之言:封印在王都中的魔王ガルシス已经重获自由了!而且,她还自称自己就是魔王的新娘。

  在场的很多官员们都哑然失笑——其时,在人群之中有不少迷信着魔王ガルシス强大力量之徒,想来这女子也是其中一人罢了——不少人当场就向她投与了轻蔑。

  然而,我们的哄笑只是在瞬间之后,就被硬生生的冻住了。

  晴空万里的天空,刹那间变成了昏暗,魔王ガルシス的可怕啸声正在震颤着整个ザナドゥ大陆。

  这是魔王对ザナドゥ的宣战。

  桃源郷ザナドゥ再度陷入了黑暗。

  这就是黑衣新娘——后世人们都这样称呼她——一个抛弃了人的一切,释放了魔王,和魔王缔结了婚约的——黑衣新娘。

  骑士把找到的石板都交给了シャル之后,再次出发了。

  既然有了铁拳,就可以回遗迹去打打那几块大石试试拉,果然打碎了,不过有一处水太深还过不去,有一处跳不过去。

  还记得在千古迷道中那两扇有大石头挡道的门吗~?对,就是要去那。出村后一直往前,从有两火炬的门那里抄近路来到迷道,先开下面那扇门,戴上铁拳轰开大石,出去一看,居然通到村子里来了,以后又多了一条近道拉~

  好了,再进去,开左边的那道门,发现别有洞天呢,来到一堆箱子前,隐隐可看到后面有宝箱,不管三七二十一,打破箱子看看吧(小心有字的那种箱子是会爆的,可在远处有魔法攻击),拿到了《散萢の古文書》

  一直往下走,在下面一处把怪清光后,铁栅门打开了,不忙进去,拐进右边,把怪清掉,发现房间正中有闪光,要留意。

  好了,折回往下,路上看到一个宝箱摆在中央,开之,是件铠甲。直走,发现已经来到了第三水门了。还看见个宝箱,又是拿不到。不慌,折头吧,到上边一点后往右,击碎大石,进去后发现有处堆了些土石,但无法击破。而后面也有个小土墩,难道是从那跳过去?试了试,距离不够,只好先放弃了。

  一直下到底,可看到三个宝箱,拿得到两个,分别是《金牛の石板》和“怨念の指輪”

  回头,走右边到底,推箱子,拿到了圆盘钥匙。

  回头,往上走,进入了第二水门的关闭室,扳下开关就出来吧。

  好了,这回来到最上边(按图),击碎大石,进去一看,居然来到イーグリット山脈了,一路避过落石,长驱直入,这里的魔物的等级都相对高了,而且有一种牛头怪,会咚咚咚的冲过来撞人,要小心。来到一处阶梯处,发现中间有断口,看来得把上面的重箱推下来才能通过了。

  回头来到一个山洞口,发现有部升降机被大石挡住,击碎石头,坐上升降机下去,发现是条回村的路~(注意一定要坐一次升降机,不然无用),进洞后先往右走进去后是三个有色红箱,把三个箱子推成一条直线就可全部消掉。拿到武器セイクレッドアクス(状态技能:增加mnd值),还看到对面石台上有个宝箱,但被岩浆隔开,拿不到。

  出来,往上,拿到《饗宴の古文書》,但对面同样过不去。

  出来,这回一直往左走,遇上了小火龙(注意,火龙都是火系的,不可用火系魔法对付),会从正面吐出火球。还有会呈直角形喷火的喷火器。路面很窄,小心应付吧,不多时,已经走出火山洞了,而且左边还推放着一些碎石,就和那个老人离开后的一样,看来这里也曾经有被石化了的人吧。一看碎石旁边的石壁好象有裂缝,戴上铁拳击之,

  拿到了等级二的咒文书サンダー(可放出电矢)。继续往有走,又看到有裂缝的石壁,击碎后拿到《天蠍の石板》。

  继续往前,又遇到升降器,坐下去,先到左边把重箱推下去以便以后好通行,然后往右走,这里有四只牛头怪,且站得比较集中,还有小妖射箭压阵。但牛头行动慢,可以绕着圈儿先把射箭的小妖对付了,再打牛头怪。扫清魔物后,进门,发现又回到千古迷道中了。(ザイゼン果然有鬼斧神工的本事啊~)

  进去后发现台阶上就有一个宝箱,开之,拿到了《双児の石板》,进去直走,打碎挡道的木箱,进去,得推箱子了,如图推好,上去又拿到了一瓶复活药~。

  出来后往上走,发现多了一种镰刀骷髅怪,攻击力不弱,还会往前方放剑气。清光怪物后先进左边的门,哈,不就是以前拿不到的那个宝箱吗~,忙开之,得到了第六张卡片——ヴァナボルト(可以降低商店物品的出售价格)。

  出来后一直往右走,又看到了有孔的石门,以前拿到的圆盘派上用场了~(这次遇到了会用触手攻击的僵尸怪和红羽鸟,红羽鸟在空中时打它不到,可用魔法把它打下来攻击)。开门后,还是别忙进去,一直往下走到底,来到第三水门关闭处,扳下把手,出来。

  骑士眼睛一亮,呀,面前站着的不就是女盗……不,搭档アニエス吗。

  “那只大树怪是被你给打倒的吧……是拉,作为我的搭档这两手工夫当然得有拉~……说起来,你有没有遇见那个蓄着小胡子的剑士啊,尽会说教,说啥女子待人就要礼礼貌貌的什么的,他到底是啥时代的老古董啊!?……只不过确实是有两把唰子……恩,我的直觉很准呢。”

  此处可以向她买到“知恵の実”(int上升一点)

  从这里往右过了水瀑走到门前,发现墙有裂缝,击碎之,找到了500g和第七张卡片——ツヴェルク(可以使奖励宝箱中的物品质量上升)

  发现音乐消失——有小boss了,一碰宝箱,宝箱消失,出来一个魔法骷髅师。

  魔法师会放出会跟踪的火弹,还会召唤骷髅来作战,当他全身红光时为无敌,上去碰到了还掉血。为防止骷髅复活,建议配上火炎技能攻击。

  打倒小boss后,真正的宝箱出现了,武器サンダーサーベル到手了(技能:为武器附上电伤害)

  出来后往回走,来到刚才没开的门处,进去,有一堆箱子在里面,可以推成如图模样,然后从中间跳往两边,很方便~

  先进左边边打边走,到最深出可以拿到圆盘钥匙;出来,走右边,直走发现水太深,只好回来往上,发现墙上有裂缝,击碎,虽然看不到东西,但发现里面有闪光。出来用圆盘开启石门。(这里多了一种蝙蝠模样的怪,会发飞弹,还会玩“v”子金锯~就是落下后,再上勾)

  进去以后看到两会爆炸的箱子,先把两箱子推到石板上,上了石阶后用魔法飞行道具摧毁它们就可以继续往上走了,上去后开宝箱,拿到《逸榮の古文書》。

  骑士推开了门扉,发现老人和剑士正站在一尊女性的石像前说话。

  “……原来ベアトリーチェ殿下是在这里被石化了……”剑士喃喃说道。

  “是啊,在决战前如果没有她的援护,恐怕我们已经全军覆灭了……其他的五人……不,四人现在的情况也许也是这样呢,被剥夺了时间,化成石像而散布在各地……”

  “恩,恐怕就是如此……真是可恨啊……说起来,有了那位大人的下落了吗?”

  “目前还没有……但是我觉得命运的齿轮已经在开始运转了,你我能解开了石化就是一种证明。”

  “唉,这实在是让人焦急啊……”

  骑士并不太明白他们说的话,正想继续前进时,老人给了骑士一个忠告:前面有一头被ベアトリーチェ用冰壁封住的魔物,要多加小心。

  进去以后就要打大boss了。左有一个存盘点,右边有一个卡片升级的石像。装备好后就进去对决吧!

  大boss是只冰蜘蛛,会有两次较量,第一次的时候会用触手前勾、降落石块及吐出冰雾。注意和他保持距离(注意此时地图是固定的,移动范围很有限)。被冰雾喷到的话会被冻住一会,不能行动。当它吐的时候顺着尽量往边里靠就不会被喷到了。打完第一层血,大蜘蛛就开始发狂,先来一招“屁股开花”落下许多冰卵,然后就没头没脑的到处乱撞,冰卵过一会后会自动爆炸,发出冰雾。可以在没炸之前破坏掉些身边的,然后躲在石柱后等它停下再上去猛砍。

  几番较量后,大蜘蛛终于倒下了,出现了一个华丽的宝箱,上去打开一看,一个王冠又到手了~

  继续前进,来到一个布满一些果冻状的东西的房间,这些东西软不拉唧的,物理攻击无效,试着用火弹轰轰,果然化了~且在左侧轰出了个宝箱。拿到了《天秤の石板》

  往前走,是个水潭,上方是个中间断开的石阶,断处在闪光,而正中央摆放着个宝箱,开之,拿到了重要的道具魔法眼镜——スペクタクルズ(可以显示有闪光出的隐藏物体了~),马上戴上,果然,断处显现出了隐藏的阶梯,快上去吧~进去一看,是那种熟悉的八卦建筑,前面一宝箱,开之,又有一个重要道具——ファイアクリスタル(将八卦建筑解印,变成一个传送点),哈哈,算是大丰收了。激活传送点后,点第一个,回到了クローヴァー遗迹。

  【第四章】 迷踪幻影黑衣娘

  オーウェル湖畔的石阶上,祭司リーゼロット正静静的凝视着远方被雾笼罩着的湖面,她的眼神充满着一种伤感。

  骑士轻轻走到了她的身边。

  “骑士殿下,是您啊……今天湖面终于起雾了,我想可能会看到奇岩城,所以一直在这里眺望……奇岩城总是将自己隐藏在浓雾之中,人们都认为那是它为了守卫圣剑而在刻意躲藏,但我总是觉得,它正在忍受着难耐的孤独,而且不时的在向我伸出求助之手……它艰难地显露出了身形,但不久又会被关入无尽的黑暗之中……真的好寂寞……但是,迷雾最后总是会消散,奇岩城终究会从迷雾的禁锢之中解放的……”

  リーゼロット转过头来,温柔地注视着骑士,

  “骑士殿下,如果这人是您,我完全相信。我听シャル小姐说了,您对遗迹的调查很顺利吧……请收下这个吧,这是我所作的护身物,希望能对您有点帮助……那么,祝您一路顺风。”

  骑士心中涌起了阵阵激动,这不仅是因为リーゼ对自己提供了这么多的无私帮助,更因为她对自己的信赖。

  于是,从リーゼ那里获得了《リーゼ的破魔矢》。

  回到了旅馆,シャル高兴地迎接了伙伴的归来,并拿出了自己刚译好的石板给他看。

  (選ばれし者たち)

  在ジュリデン国王的时代,不详之物降临在了ザナドゥ王国之上,ザナドゥ由此陷入了恐怖统治的时代。它就是魔王ガルシス——一只有着狰狞外貌的邪恶之龙。

  在它的命令下,王都地下的神圣洞窟被名匠ザイゼン改造为了阴森的迷宫。

  毫无反抗之力,ジュリデン王对魔王的种种无理要求只有惟命是从。

  于是,作为ザナドゥ王室的象征的至宝——王冠,终被魔王夺走,世界完全被关进了黑暗之门。

  然而,被恐怖和屈辱折磨得伤痕累累的只是ジュリデン国王的肉体,他的心中并没有丝毫屈服——

  国王是在等待着机会的降临。

  在占星师的提议下,国王召集了众多有着勇者资质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由七位导师统领,以对抗魔王为目标,在身心两方面都进行着训练。

  导师们分别掌管着以下七种技能:

  “武”“功”“魅”“譺”“智”“魔”“捷”

  他们对青年们进行的训练可谓极其苛烈。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落伍,青年们都一起果敢地步往了魔王的巢穴。

  最后,其中一人重新捧回了王冠,并成功的召唤来了圣剑。对,能斩劈邪龙、作为神的化身的圣剑。

  青年手持圣剑,和魔王进行了多番殊死较量,最后终于击退了魔王。

  青年的勇气是多么让人感叹啊!我王的见识是多么深远啊!

  是青年的英勇和我王的睿智拯救了ザナドゥ王国。

  如今国民还在津津乐道着他们的事迹。

  然而,青年勇者的名字并没能够流传下来,未免让美玉有了点瑕毗。

  打倒了魔王的ザナドゥ王国迎来和平,

  只不过,正如诸公所知,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

  《天蠍の石板》(四つの王冠)

  レビック

  クォージィ

  タイロン

  サグリュイレス

  只要是ザナドゥ王国的臣民,都应该听说过它们的名字。

  不用说,它们就是ザナドゥ王国的至宝——四顶王冠的名字。

  无论何时,它们都是ザナドゥ王国统治者的象征,其地位就像国玺一样重要。

  然而,它们的所代表的真正意味历来只对王储传授,在此我无法对其进行详述,只是……

  勇者为了打败魔王,必须借助这四顶王冠,由此推测,王冠中应该宿有神秘的力量。

  后来巫女在封印魔王时,似乎也需要这四顶王冠的力量。

  而魔王入侵ザナドゥ王国时,最先要求得到的,也是这四顶王冠。

  当时的我王,为了臣民的生命安全,并没有反对魔王的要求,但当时王心中的愁肠百转,我辈也不难想见。

  之后,由于勇者的努力,王冠虽然暂时回归了王都,但现今,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去向。

  由于那件事件的发生,フローレット公主携了王冠出了王都。

  公主一去就没有了消息,王冠也同时失去了踪迹。

  骑士把新石板交给了シャル继续冒险了。

  既然拿到了眼镜,就先到以前会闪光的那几个地方看看去吧!方位这里不再赘述,可以看看上面的流程有写。这里帖出了其中几处。

  拿完后,回到拿到第四张卡片的那个房间,戴上眼镜,阶梯出现了,上去开门。来到了“魔粧の森”如果想顺利走出去的话,可以戴上眼镜,顺着路口会发光的标志走就行了,但这样会有些宝箱拿不到。我把拿宝箱的顺序写在这里,拿完了就可出去了。这里面有着加强版的大蛇皮怪,攻击力超强,还有一种小精灵,被它的电光打中是会丧失攻击力的。

  以森林的入口开始:

  右——泀意の古文書

  左左下左——(呪縛の腕輪);

  左上——第八张卡片フリューゲル(经验值的获得量上升)

  上右下右右右——刬女の石板。

  骑士终于走出了迷宫样的森林,而就在出口处,一尊双手合十的男性石像就耸立在路中央,骑士正欲走近端详时,背后响起了搭档的声音。

  “哎呀,又是一个雕像,以前刚和你碰面时我也看到一个呢……你说要能搬回去卖了该多好啊,偏偏就是抬不动!”アニエス转头看着骑士,“……喂,你为什么要找奇岩城啊,就是想拿那把圣剑对吧?”

  骑士默然不语。

  “怎么了?都是好搭档了有啥不好说的嘛……恩?你问我吗?我当然也有我的目的拉……大概吧……是什么?哼~你都不告诉我,我干嘛要告诉你啊。”

  看来她也有难言之隐,骑士不再继续追问了。

  在这里可以向搭档买到“削骨刀·改”,可以随机将一根骨头削制出两把钥匙来了。

  继续前行,来到一个花园般的地方,当把四个重箱都推到石板上后,中央出现了宝箱,开之,得到重要道具鞋子ウィグドブーツ(当跳起后,按住左键不放,可以在空中行走一段时间)马上穿上,跳到前面的石台上吧。

  在骑士前进的路上,剑士再次悠然出现。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啊。”

  剑士并不理会骑士的神情,慢慢度到他跟前。

  “能来到这里,看来你又成长了不少了……但有一件事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对把你逼至重伤欲亡的这件事,现在也没有感到任何悔恨。像我们这样的在刀口子上讨生活的人,讲究的只有优胜劣汰,弱者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正如现在我强,你弱,你就只会随时丧命。即便我不杀你,你还是会被他人所杀……”剑士走到了骑士身侧,告诫似的说道,“你既然声称自己是骑士,那么,就生存下去,证明给我看吧!不然的话,还是丢掉这种无谓的头衔吧!”

  说完,剑士扬长而去,留下了有些困窘的骑士独自沉思……

  继续前进,戴上ファイアクリスタル项链,把传送点开启。这时先别忙着进洞,还记得以前在千古迷道里堆有小土墩的地方,和在遗迹中被大石挡住的一处洞口里需要推重箱的那里,以及在岩洞里被岩浆搁开了的那两个地方吗~?现在有了鞋子,马上去试试吧~先到千古迷道,装上鞋子站到小土墩上一跳,果然过去了~进去拿到了不错的武器スバイクドメイス(技能:战歌,暂时提高攻击力);然后去遗迹,推好箱子后,穿上鞋子后绕到重箱后面去使之压住石板就会有宝箱出现;最后回到村子,坐西北边的升降器上去,进洞,先拿右边的,再拿前边的。分别拿到等级二的咒文书ボリッツ(让周身有电光缠绕)和《昻萢の古文書》

  拿到了《昻萢の古文書》后,先下来开前边的门,进去,发现四周都是岩浆包围,中间一群小火龙,打完后上边出现了个宝箱,把挡路的坛子用魔法飞行道具打碎(这些坛子是会爆炸的,所以离远些好)拿到了《静寂の腕輪》,继续往前,拿到了《神命の古文書》。

  回来后往右走,路上发现了石壁有裂痕,戴上铁拳破之,再戴上眼镜,拿到了等级一的咒文书ライトニング(对周围的敌人施以落雷)。

  继续走,往左边一拐,哟,不就是刚才开传送点的地方吗~回来,穿上鞋子,发现有熔岩挡道,穿上鞋子浮空走过去,一直走,发现分叉后先往下走,拿到了《人駌の石板》。

  回来时一看,搭档又出现在洞口了,她给了骑士些建议。这次可以向她买回复sp的灵药——2000g,有点贵哈~走另一条岔路,发现闪光那戴上眼镜过去,路上有两宝箱,分别是件盔甲和1000g。遇到岔路先往前发现要推箱子了。先把木箱打掉一层,把有色箱消去后,把木箱打碎,再把两重箱推到石板上,发现上面出现了宝箱。

  既然拿不到,先出来走另一条,发现前面有火挡着过不了,拐入中间那道门,进去发现挤满了火龙和一种雷鸟,这种鸟是雷抗性的,不要用雷系打。,清完后开门,进去发现有一处被岩浆搁开了,浮空过去一看,外面居然是冰天雪地,真是奇观。此处拿到了第九张卡片——ガネシーア(增强对异常状态的耐性,及减少异常状态的时间)和《魔褐の石板》,中间还有一部电梯被冰块冻住,用火球轰开,坐下去一看,居然来到火山下层了。以后这也算条近路了。

  好,重新作上来,进入另一道门,把圆盘石板踩下,发现对面的火熄了,过去,有一升级卡片石像,进去后发现有两蓝色的牛头怪在守一道石门,这种牛皮很厚,不仅会普通牛头怪的全部招术,还会放小精灵的电光,不过距离很近就是了。清完后往有走,踩了石板跳下去,总算拿到刚才那个宝箱了,里面是正需要的圆盘钥匙。出来后发现火墙又点着了,没法,照刚才的方法再走一次吧,过去后用圆盘把石门打开。

  骑士刚出洞口,就听见了一男一女正在对话。

  “看来你没事儿呢,アバタラーハ。”爽朗的女子对那男子说道。

  “恩……还好吧,”

  “被搁置在此处的原来是シュトゥルム和ガンダルチュア啊……看来他二人的苏醒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女子看着前面一尊文静学者的石像说道。

  骑士想起来来了,她就是那尊女性石像的主人,剑士曾叫她作ベアトリーチェ。男子接下来的话确认了这一点。

  “我想是吧……ベアトリーチェ,有两件事我必须告诉你。”男子アバタラーハ说道。

  “是什么?”

  “一件是好事,一件是坏事。”

  “那就先说好事儿吧。”

  “テオバルト老已经确认了公主的所在了。”

  “啊~是吗,公主到底是在哪儿呢?”ベアトリーチェ显得很高兴。

  “和我们一样被石化了……现在还立在决战时的地方。”

  “几百年了……一直独自伫立在那儿……真是可怜啊。……那么,坏事是什么?”

  “石化了我们的罪魁祸首就是——黑衣新娘!”

  “果然是她吗……”

  “嗯。”

  “……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既然这样,我们得快点把公主给……哎呀,是哪位啊?”

  虽是无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但还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骑士腼腆地走了过来。

  “你是……テオバルト老说起的那位骑士吧,如果你是在寻求着圣剑的话,那么我们之间可是有着千万缕的联系呢……请你小心,恕我告辞。”

  继续往前走,这里冰龙和雷鸟开始多了起来,多多应用火系技能吧,把敌人都清光,一个宝箱出现了,拿到了武器ドレークスクロウ(スキル:str上升+3),继续走,来到一处岔路,先走那条狭道,发现有多只雷鸟在守宝箱,打完后开之,是《使命の古文書》。

  往前走,发现了石壁有裂缝,当然是打碎了~跳下去,又一瓶复活药到手拉~

  继续走,发现了存盘的石柱——大boss就在前面了,挑战吧!

  大boss是一只火龙,他的攻击比较多样化:首先在空中投下很多跟踪火球,然后就是落地的十字形火气轰击,接着就是最伤血的大招——圆形扩散的火圈,范围极大,被打到可不得了了~火龙放跟踪火球时可以引着它们转圈圈,十字攻击看准了也好躲,而当它放火圈时,由于火圈并没有厚度,所以可以利用石台和地面的落差躲开。(建议如果装备着鞋子的话先卸了)打到一定血之后,火龙会把岩浆升上来,这时快跑到石台上站好,之后它就会用火焰玩“垂直切割”拉~只要不停地移动很好躲开的。

  打倒火龙后,又得到了一顶王冠,和最后一个重要道具——ラクストーン(可以在水下呼吸)。

  【第五章】 昔为同伴今为患

  骑士拖着战后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村子,刚要进旅馆,シャル从后面追了上来。

  “呀~刚回来吧,辛苦拉。身体不要紧吧?有没有受伤?”

  骑士微笑着摇摇头。

  “太好了~我刚买了些茶点,先进屋再说吧。”

  两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旅馆。

  “……是啊,又发现新的王冠了啊~……现在イークリット山脈也搜索完了,这个岛上的调查算是结束了呢。……真的辛苦你了,今天就好好休息休息,去外面散散心吧~”

  骑士听从了シャル的提议,开始在村子里溜达,稍做调整。

  信步走到道具屋门口时,好象听到了里面有人在大声说话,进去一看,原来搭档正和卖道具的小哥スペンス要价还价呢。

  “3000!!”搭档大声道。

  “2700怎么样?”スペンス很平静地问道。

  “不行,2900!”

  “2800。”

  “那就2850吧。”搭档的口气已经没那么强硬了。

  “恩……对我来说2800已经是最高限度了。”スペンス伸出中指推了推眼镜,依然面不改色,“若是古剑的话贵族们还可能会有兴趣,这个嘛……即便是对常客的アニエス小姐您也不能再高了。”

  “啧、好个沉着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对付呢~”搭档撇撇嘴,败下风来了。

  骑士不禁有些失笑——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不可一世的搭档败阵呢。

  这时,アニエス看到了骑士进来,忙不迭的叫住了他诉苦。

  “我在遗迹里找到了把弓哦~你看它的装饰就知道是古董了,……而且弓弦完好,也没什么划痕……依我的直觉啊,这弓肯定有着神秘力量!这么好的东西却……”搭档的两眼忽然放光, “那那,你买了这弓怎么样?……就是嘛,我俩啥子交情嘛,一句话,跳楼价——4000!”

  骑士不动声色,转身欲走。

  “好嘛好嘛,”搭档看来不想放过这次交易的机会了,“这次真的是大出血价啦——3000金币,怎么样?”

  看到刚才她那副失意的模样,骑士不忍再拂其意,掏钱买下了。

  “哎呀~~~~~~真买了~~~给,接好罗~果然骑士就是不同呢,有眼光!”

  这两句奉承话骑士听后并不大受用,只好干笑了一下。

  “……啊、对了,关于奇岩城有啥线索了吗?说起来,有一个学者模样的小姑娘是你的伙伴吧?有什么线索通知我一声哦~只要有赚头,我都会帮忙的啦~”

  于是,从アニエス那里获得了“巫女姫の弓”。

  之后,因为有了可以水下呼吸的道具ラクストーン,去以前因水太深过不去的那几个地方吧~,结果在迷道里拿到了“吸精の腕輪”(有机会从怪物身上吸取到sp,好东西呢~),而在遗迹拿到了一本咒文书。

  拿到戒指后就回村来,戴上ラクストーン,开始了水下冒险。顺着地图一直走,终于走出了水面,面前有个宝箱,是《灯火の古文書》,之后进去就有boss了,准备好就进去吧!

  该boss是个大眼球,它的四周会有很多会移动的尖刺在伺机上戳,而眼球怪本身也有很多招:会用激光攻击,会放出直线的火焰旋转攻击,靠它近了还会有尖刺弹开对手,之后还会用魔法光环保护自己。最好的机会就是先在周围躲闪,等它放出火焰旋转时,一边跟着它转一边猛砍就行了。

  打倒了boss后,骑士进去一看,发现隔水一方,一只眼睛正恶狠狠的注视着自己。旁边立有一块匾牌,上面这样写着:

  作为我的伙伴的象徽也好,

  作为与我对立的凛然的公主也好,

  都随着哀伤沉入了昏暗的深渊中了。

  ——世称《黑衣新娘》之愚者谨立于此

  骑士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匾牌上多久,他走上石台,凝视着远处狰狞的眼球,缓缓把破魔矢搭在弓上,拽满了弦,射出了凌厉的一箭!

  眼球碎了!被它缠绕的大门开启,湖水都随之流出了オーウェル湖,奇岩城赫然显现了它的真面目——原来它一直沉睡在湖底,雾中看到的只是湖面折射出的影象而已。

  身在湖底遗迹的骑士也感觉到了巨大力量的涌动,他马上走出了遗迹。

  雄伟的奇岩城出现在眼前,它被一道绿色的障壁包围着。

  アニエス就站在了障壁的前面。

  搭档对骑士的作为大加赞赏,“但还不是庆祝胜利的时候,”搭档接着说道。

  “你看好啊,我就这样……”搭档一面说着,一面向绿色的障壁走去,一道闪光过后,搭档被弹回来了。

  “唔……!看到了吧,这东西就是不想让人过去。……而且,你看里面,”搭档把手往障壁里一指,骑士顺着看过去,发现又一尊石像立于城门中央……噫?这不是……

  “对吧,跟精灵堂的リーゼ祭司就像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搭档右手轻磕下巴转脑筋,“对了!你去问问シャル小妹妹吧,也许她会有什么线索呢~”

  骑士折回了村子,他对于那座貌似リーゼ的石像很是介怀,于是走进了精灵堂向リーゼ询问。

  “…………那是……不,什么也没有…………”リーゼ意外地言辞闪烁。

  对于リーゼ的吞吞吐吐骑士觉得很奇怪,但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于是走到了湖边,看到シャル也站在已干枯的湖边,张着小嘴一副惊奇的模样。

  “你看你看~奇岩城终于出现了!……啊?被绿色的障壁挡住了进不去?……这样啊,……对了,又有几块石板的内容我已经译出来了,说不定里面会有线索呢,一起来看看吧!”

  (帰らざるの姫)

  根据文献的记载,フローレット公主是一位开朗活泼的女性,而且文武全才,深得臣民们的爱戴。公主在十六周岁时正式继任为巫女,这已是众所周知。然而对于此前公主的事情,却是知之甚少。

  随着七位导师一起消失了的公主到底去了何处了呢?

  之后对此的一些传说想必诸公幼年时期就已有所耳闻。

  据当时的风闻,公主一行是去了リンデール地区。

  手持发光的圣剑,公主直指雾中出现的奇异城堡而去。

  这座城堡正是国王的正规军千心万苦所找寻的魔王ガルシス的大本营——奇岩城!

  在七位导师的护卫下,公主顺利攻入城中,追讨魔王和黑衣新娘。她那自如挥舞圣剑的容姿,就连以奇幻自夸的ガーディアン——ヴァルキュリ也感到自愧不如。

  经过七天的艰苦鏖战,公主的圣剑终于斩下了魔王硕大的首级。

  由于丈夫的死亡,黑衣新娘也失去了力量,她随着奇岩城,永远的沉入了深深的湖底。

  鉴于此为人们的口传,其有多少真实性已经很难确认了。然而,就在公主一行失踪后一个月,魔王对ザナドゥ的攻击就嘎然而止, 而魔王和黑衣新娘也再没有出现,这些都是史实。

  如今フローレット公主已是和先祖クーブラ カーン一起被并肩称颂的英雄,ザナドゥ的和平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即便是对历史的真实性十分看重的我辈,当想起振剑挥舞的公主的容姿时,心里也不由得激动万分。

  (七人の導師)

  说起七位导师,原本他们是以训练和魔王对抗的勇者为目标,而被召集来的贤者。

  他们从ザナドゥ的各地汇集而来,人种和年龄虽然都各异其趣,但都深得我王的信任。

  在勇者打败了魔王之后,他们的使命转而变成辅佐封印魔王的巫女。

  他们既是巫女的忠诚卫士、可与之商讨国事的贤者,更是魔王的监视人。

  在フローレット公主继任为巫女之前,导师的职位也由新的人员来担任。

  当时的七位导师分别是:

  “武”的导师——ドヴォルザーク;

  “功”的导师——ガンダルチュア;

  “魅”的导师——ローレライ;

  “譺”的导师——デオバルト;

  “智”的导师——アバターラハ;

  “魔”的导师——ベアトリーチュ;

  “捷”的导师——シュトォルム。

  他们当中无论哪一位,都和フローレット公主一样,是对抗魔王的众望所归之人。

  历史记录中曾有他们和魔王军厮杀的惨烈描述。

  至于击败魔王,获得最后胜利也应该是他们的功劳吧。

  不过,我在调查历史书籍的过程中,有一点很是在意:

  “魅”的导师ローレライ——有关她的记录竟是一点也没留存下来。

  是在战火中遗失了,还是有人将它刻意抹去了呢……

  而王冠和圣剑最终也没有下落。

  如今的ザナドゥ由于魔王已不复存在,巫女和七导师的制度也因此废止了。

  然而,他们的名字将永远铭刻于我辈的心中。

  フローレット公主,还有七位导师啊,希望你们的英灵能够得到永远的安息。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